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人皇紀 >

第三章 立威!

    而此時此刻,最吃驚的還是霍元。

    他盯著射擊點有如松柏屹立的李太乙,臉色變化不定。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玄皇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

    如此快的速度,三箭全中,連一個七年射箭熟手都難以做到,玄皇子才十七歲,這怎么可能?!

    只不過霍元心中如何震驚,也根本難以想到,玄皇子早已不是原來的玄皇子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銳利的視線從遠處射了過來,霍元似有感應,望向了那處一道高貴的身影,隨后立即會意。

    “啪啪啪!”

    就在李太乙收弓而立的時候,霍元一臉微笑的鼓掌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玄皇子真是好箭法!”

    “不過玄皇子大病初愈,還是我來扶你去歇息吧。”

    霍元擠出笑臉,立即上前去扶李太乙。

    “不用了。”

    看到霍元靠近,李太乙眉頭微皺,立即冷聲道,甩開了霍元迎上的手臂。

    但出乎預料,就在李太乙甩開霍元手臂的時候,一條白色絲絹突然飛舞,于半空中掠出一道優美的弧度,緩緩落地。

    李太乙眉頭微皺,不明白為什么藏于袖中的白色絲絹怎么落了出來,不過沒有猶豫,他很快彎腰去撿。

    但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個時候,卻有另一雙手比他更快的撿到了。

    “玄皇子,您,您……”

    霍元一臉驚愕,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手中的白色絲絹,隨即他仿佛想明白了什么,驀地看向李太乙,似乎受到巨大的驚嚇道:

    “就算您是皇子,也不能越制用五爪金龍啊!”

    “嘩!”

    聽到霍元的話,一瞬間,人群立即沸騰。

    “什么?玄皇子竟然在手帕上繡五爪金龍?!”

    “蟒四龍五,整個中土只陛下才能用五爪金龍,這可是大不敬啊!玄哥兒怎么敢這么膽大妄為!”

    “難怪之前玄皇子一直不把陛下放在眼里,原來早就有了不臣之心。”

    “此事非同小可,必須要呈報陛下!”

    ……

    眾人頓時炸開了鍋,一個個神色憤怒,就要朝著李太乙興師問罪。

    而人群中,霍元看到這一幕,聽著眾人利箭一般的言語,嘴角的笑意越來越大。

    他之所以在玄哥兒那件事情之后,還沒有離開,依舊在他身邊殷勤侍奉,曲意奉承,為的就是今天。

    鄯國王子的事還不足以致他于死地,但是一條越制的五爪金龍手帕,卻足以將這位玄皇子打入萬劫不復之地。

    果然,這玄皇子還是和他想象中的一樣愚蠢,容易中圈套。

    他本以為套出玄皇子的手絹還要費一番力氣,但是沒有想到,就這么一個簡簡單單的攙扶,它竟然就自己掉出來了。

    霍元想著,臉上的笑意越發明顯。

    不過,當他轉眼看向李太乙,想要看李太乙難堪的時候,卻驀地怔住了。

    ——此時的李太乙一臉平靜,居然看不到絲毫慌亂,甚至當霍元看過去的時候,還能從他的眼中看到一絲絲嘲弄。

    一剎那,霍元心中咯噔一跳,突然有了一種極其不好的感覺。

    “霍元,你竟敢當眾誹謗皇子,誹謗皇室!”

    李太乙微抬下巴,神色冰冷,目光如刀劍般射向霍元,厲聲道。

    一剎那,眾人的議論聲戛然而止,所有人一片錯愕,都這種時候了,玄皇子還有心思和霍元糾纏?

    而且,證據確鑿,霍元哪里誹謗了?

    “玄皇子,你血口噴人,這手絹出自你身上,上面的五爪金龍也是證據確鑿,你還有何話可說!”

    霍元立即反應過來,色厲內荏道。

    “你仔細看看,它到底是不是你所說的五爪金龍!”

    李太乙也不急,勾唇一笑,淡淡道。

    話音剛落,唰的一聲,所有人的目光頓時再次看向了霍元,亦或說,是看向了他手中的那條白色絲絹。

    霍元根本就不相信李太乙的話,沒有絲毫猶豫就攤開了那條白色絲絹,而就是這一瞬,霍元的臉色立即變得煞白無比。

    只見那條白色絲絹上,如威如獄的龍首后面,連著的赫然是一個碩大的烏龜殼。

    這哪有里五爪金龍,分明是一頭玄武,也就是所謂的霸下。

    龍生九子,各有不同,霸下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沒聽說過五爪的鐵王八,不過,霸下就是霸下,哪怕六爪,七爪,也絕對不是真龍。

    玄皇子身為皇子,雖然繡的霸下有些怪,但絕對沒有越制,更談不上什么造反!

    “這怎么可能?!”

    這剎那,霍元眼睛暴睜,似乎受到了極大的沖擊,甚至連身軀都微微有些不穩,似乎要站不住了。

    眼前這一幕和他預料的,簡直相差十萬八千里!

    “霍元,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小動作嗎?”

    李太乙神色冰冷,走近霍元道,一股懾人的氣勢陡的從他體內迸發而出,令人心中戰栗。

    這一刻,李太乙哪里還有一丁點以前那個“玄哥兒”的樣子。

    “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以為真的能瞞過我的眼睛嗎?”

    李太乙陣陣冷笑道。

    噔噔噔!

    看著不斷逼近的李太乙,感受著他身上那種駭人的氣勢,霍元神色慌恐,忍不住連退了數步。

    “殿下饒命,殿下饒命!我也是被逼的,這件事情真的與我無關。”

    霍元神色一白,猛地撲倒在地,跪伏著頭,他眼中滿是驚懼,而后心也早已冷汗如雨。

    很顯然,眼前的發展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

    “晚了!”

    李太乙神色冰冷,說話間,張弓搭箭,一支鋒利的箭矢立即遙遙對準了霍元的眉心。

    這些年自己做的種種荒唐事都幾乎和霍元脫不了關系,并且他還想盡各種方法陷害自己。如果這次不是他足夠機警,提前發現了端倪,恐怕還真的著了霍元的道。

    “霍元,認命吧!”

    李太乙冷聲道,接著便是一陣咔咔弓弦拉動聲。

    “啊!”

    聽到那聲音,霍元方寸大亂,陡的朝后退去,想要避過李太乙的箭矢,但是這么近的距離,他又能逃向哪里?

    危難時刻顯身手,只是一瞬,霍元立即就回過神來。

    “李三郎,你敢!”

    他盯著李太乙,陡然厲聲叫道:

    “你還以為你是那個如日中天,受得圣上恩寵的皇子嗎?”

    “這些年來,你胡作非為,去年在朱雀街,當你因為胡姬美貌而殺鄯國王子,令陛下失望透頂的時候,早就在圣上心中除名了。”

    “而且你敢對我動手?”

    “擅殺朝廷命官,你以為以你現在的身份能是什么下場!”

    霍元的底氣越說越足,說到最后一句,他的臉上甚至還露出了笑容。

    哼,不過區區一個被陛下厭惡的廢物皇子,又怎么能和相王之子相比?!

    “說完了嗎?”

    就在此時,李太乙冷淡的聲音傳了過來。

    “什么……”

    “颯!”

    還沒等霍元反應過來,下一刻,隨著一陣弓弦顫動,一根鋒利的長箭帶著千鈞之力,猛地一箭劃破虛空,洞穿了他的眉心,巨大的力量甚至將他的身軀帶得往后倒去,滑出了一段距離。

    他怎么敢?!

    霍元圓睜著雙眸,滿眼不可置信,似乎直到最后一刻,他都不敢相信李太乙竟然真的敢射殺他。

    “嘩!”

    看到遠處霍元的尸體,四周圍原本看戲的眾人頓時一臉駭然。

    李太乙看到眾人惶恐的神色,不由嗤笑了一聲,直接丟下弓箭就要離開,但也就在這個時候,李太乙卻似乎感應到了什么,陡然扭頭望向了不遠處的一座休息小臺。

    這處休息小臺比李太乙之前所處的地方看起來華麗不少,不僅多了很多果盤小酒,在小臺的中央還擺設了一個取火的火炕。

    而就在火炕旁,巍然坐著一道披著暗色毛氅的身影,他居高臨下望著李太乙,眼神鋒銳如刃。

    “四弟。”

    李太乙望著那道披著暗色毛氅的身影,眉頭不由微微挑了一下。那道身影正是李太乙的“好兄弟”,四皇子李范。

    而似乎察覺到李太乙銳利的目光,四皇子的臉上忽然浮現一抹微笑,還遙遙沖著李太乙點了點頭。

    見此,李太乙心中冷笑一聲,但面上也是保持笑容,同樣朝著他點點頭后,轉身離去了。

    休息小臺上,四皇子李隆范望著李太乙遠去的身影,神色漸漸變得玩味起來,似乎在自言自語道:

    “沒想到他天資被廢后,竟然還變本加厲了,不過擅自誅殺朝廷命官也是重罪,就憑這一點,就是死罪!”

    “嘿嘿,趕緊告訴二哥!”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秒速快3app送彩金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址 股票投资分析论文 好运快三是骗局吗 黑龙江11选5开奖手机版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全 今天体彩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号 湖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l 贵州快3最新开奖快结果 股票涨跌的原理是什么 上海快3开奖走势图号 查今天上海11选5开奖号 内蒙古快三和值图 pk10稳赚技巧数据多高 赛车pk10开奖查询 黑龙江p62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