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武御群雄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女孩?恢詭譎怪

    徐老頭看著楚仁良,目光閃動,欲言又止。

    徐束翠更是淚光閃爍,似要哭出來的樣子。

    “你們這是怎么了?”看著徐老頭和徐束翠的奇怪模樣,楚仁良忍不住詢問起來。徐老頭沒有回答楚仁良的話,卻是突然道:“既然如此,那就請梁公子帶著我這孫女,一起離開吧!”

    楚仁良訝然了,有些不知所措地問道:“徐老這是何意?晚輩……晚輩有事在身,帶著您孫女,多有不便,再說了,這……”

    “唉!那就不勉強梁公子了!”徐老頭打斷楚仁良的話,垂頭喪氣,一臉無奈。徐束翠見楚仁良拒絕了自己爺爺的提議,是緊咬紅唇,面現傷心難過之色。楚仁良想了想道:“徐老,徐姑娘,你們有什么困難,有什么需要幫助的,盡管向我開口就是,只要我能幫到的,一定竭盡全力幫助你們!”徐老頭苦著臉道:“梁公子已經救過我們爺孫及全村一次了,我們怎敢再勞煩梁公子!”

    楚仁良頓時目光一亮,似有所悟,隨即問道:“徐老,您老是害怕那什么大衍寨的人來報復嗎?”

    徐老頭默默點頭。楚仁良微微一笑:“原來如此,小事兒一樁,您老人家明說便是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在你們村子里住上一夜,若是他們不來,您老人家則告訴我大衍寨在何處,明日一早,我便去挑了它!”“什么?”徐老頭和徐束翠俱是大吃一驚,隨即欣喜若狂。

    有了楚仁良這句話,算是徹底根治了徐老頭和徐束翠的心病!

    對于楚仁良能否有實力挑了大衍寨,徐老頭和徐束翠自是深信不疑——肯定能!

    徐老頭興奮不已,一把抓住了楚仁良的手,十分激動地道:“梁公子,真的嗎?”

    楚仁良肅起面容,一本正經地道:“千真萬確!”

    “太好了,多謝梁公子!”徐老頭身子一彎,又要下跪。

    楚仁良趕忙將其攙扶住,故作生氣道:“您老人家若是再這么動不動就要行大禮,那晚輩可只有一走了之了。”

    “聽梁公子的,聽梁公子的!”徐老頭笑呵呵,連連擺手,“梁公子請,走,上小老兒家休息去,請。”

    進入徐老頭家……

    立即安排房間……徐束翠紅著臉,低著頭,輕聲對楚仁良道:“梁公子,這是我的房間,公子不要嫌棄,進去休息吧!我和爺爺去弄些好酒好菜,一會兒吃晚飯了叫你便是。”

    “姑娘的房間,這……我……”楚仁良面現尷尬,有些語無倫次。徐束翠十分大方地道:“梁公子不必拘禮,請隨意些,你若不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像你這樣的陌生男人,我是連家門都不可能會讓你進的,更別說讓你進我房間了。”

    既然徐束翠都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楚仁良便也不再客套,只得連連點頭微笑。

    安排妥當,徐老頭便對徐束翠道:“翠兒,走,陪爺爺去弄酒菜。”

    “哎!”徐束翠應著聲,準備跟著徐老頭走。

    楚仁良忙道:“徐老……”

    徐老頭笑著打斷楚仁良的話道:“梁公子休要客套了,這好酒好菜你可不能拒絕,我是一定要準備的!一會兒,你可得陪小老兒多喝兩杯。”

    楚仁良解釋道:“不,不,徐老,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徐老頭困惑了,但隨即目光一亮,似有所悟,“哦,哦,糊涂,糊涂,瞧我真是老糊涂了,翠兒,你留下來好好陪著梁公子,爺爺一個人去弄酒菜就好。”

    “是。”徐束翠紅著臉,點點頭。

    楚仁良急急開口:“徐老……”

    徐老頭卻是不再理會楚仁良,不等楚仁良把話說完,便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了。

    楚仁良無奈地笑了笑,而后一本正經地對徐束翠道:“徐姑娘,實不相瞞,我是有一件事情,急需要請教。”

    “有事請教?請教我?還是請教我爺爺?”徐束翠不明就里,一臉茫然地看著楚仁良。

    楚仁良答道:“如果你知道的話,我就不用請教你爺爺了,我要請教的事情就是,你能不能告訴我,定天盟,在什么方向?離這兒,有多遠?你知道定天盟嗎?”

    “就這么個問題?”徐束翠有些哭笑不得。

    楚仁良點點頭:“是的!”

    徐束翠笑道:“一直往北前行,一萬五千里左右。”

    “多謝徐姑娘!”楚仁良拱手相謝,放寬了心。

    一萬五千里,以自己中級神君(大成)的修為,飛行趕路,三天之內,必到定天盟!

    待解決了大衍寨的事情!

    就可以回定天盟了!

    楚仁良對徐束翠道:“徐姑娘,你去幫你爺爺的忙吧!我想出去隨便走走,到了晚飯時間,我會回來的。”

    “這……”徐束翠感到為難,一時語塞。

    楚仁良打趣道:“怎么,徐姑娘怕我一走了之了?”

    “那倒不是。”徐束翠搖了搖頭,欲言又止,“只是……”

    楚仁良截住話道:“行了,去吧!徐姑娘,也讓我嘗嘗你的廚藝。”

    “那……那好吧!”徐束翠紅著臉,有些依依不舍地走了。

    “呼——”楚仁良如釋重負,長長地呼了口氣。

    徐束翠的熱情,使楚仁良感到非常的別扭不自在。

    立即閃身離村……

    附近湖邊岸上……

    只見一個披頭散發,衣裳破爛的小姑娘在此,小姑娘約莫七、八歲年紀。

    楚仁良的突然出現,使小姑娘嚇了一跳。

    楚仁良微微一笑,隨口一問:“小妹妹,你在這兒干什么呢?”

    小姑娘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看了楚仁良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道:“你……你不怕我嗎?”

    “我為什么要怕你呢?”楚仁良來了興趣,十分好奇地反問。

    “你不是村子里的人嗎?”小姑娘說罷,伸手指了指不遠處徐老頭的村子。

    楚仁良搖了搖頭,開口相問:“你是嗎?”

    小姑娘神色黯然,點了點頭。

    楚仁良想了想,似有所悟,開口又問:“村子里的人,都很怕你嗎?”

    小姑娘可憐兮兮地點著頭:“是的,他們都怕我,都罵我是怪物、都罵我是毒物,我爹娘都被我毒死了,村子里的人把我趕了出來,不給我吃的,不給我穿的,也不準我靠近村子,不然他們就會拿石頭砸我,拿樹枝打我……”

    話語突止,小姑娘忍不住哽咽起來。

    “別哭,別哭。”楚仁良微笑著輕聲安慰,忍不住又追問起來,“小妹妹,你剛才說你的爹娘都被你毒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你能告訴我嗎?”

    小姑娘沒有回答楚仁良的話,只是道:“大哥哥,我好餓,我想要吃東西。”

    “這……”楚仁良說不出下文,面現為難之色,他身上,可沒有食物。

    小姑娘笑了笑,手指著湖水道:“大哥哥,湖里有魚,我就是來抓魚的。”

    “好,大哥哥幫你抓!”說罷,楚仁良右手一伸,五指成爪,運功相吸。

    一條大魚立時從湖里被吸出水面,被楚仁良吸到了手中。

    小姑娘看得目瞪口呆,而后立即嚷嚷道:“快給我,快給我,大哥哥快給我。”

    楚仁良輕輕一捏,將魚捏死,而后拋給了小姑娘。

    小姑娘接過魚,立即啃咬起來,狼吞虎咽地吃著。

    看著小姑娘的饑餓模樣,楚仁良很是辛酸,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一會兒,小姑娘津津有味地吃完,開心地笑了。

    楚仁良道:“還要嗎?大哥哥再給你抓一條,烤熟了給你吃。”

    小姑娘拍拍肚子,笑道:“我已經吃飽啦!謝謝大哥哥!”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菜芽。”

    “小菜芽,可以告訴大哥哥關于你的事情嗎?”

    “嗯,可以的。”

    楚仁良一本正經地問道:“你剛才說你的爹娘都被你毒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小菜芽認真答道:“離現在也沒多長時間,突然有一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兒,我……我就好像變成了一個渾身有毒的怪物,爹娘就那么摸摸我抱抱我,一個時辰后,就……就死了。”

    “有這種事情?”楚仁良眉頭一皺,疑惑了。

    小菜芽以為楚仁良是不相信自己的話,于是極力解釋道:“大哥哥,我沒有騙你,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

    楚仁良笑了:“小菜芽,你誤會大哥哥了,大哥哥并沒有懷疑你說謊,大哥哥只是在想,你為什么會突然變得渾身是毒。”

    “不知道。”小菜芽哭喪著臉,無奈地搖頭。

    楚仁良想了想,又問:“小菜芽,你的毒,會毒死一切嗎?”

    “不會呢!不會呢!”小菜芽揮揮手,急急說著,“小花小草,小螞蟻小兔子,我都摸過,都不會死。”

    楚仁良沉默了。

    小菜芽接著又道:“爹娘死后,有一個大哥哥替我擦眼淚,也抱了抱我,然后一個時辰后,他也死了,最后,他們就把我趕出了村子。”

    楚仁良終于開口道:“小菜芽,大哥哥帶你回村子好不好?”

    “不,不。”小菜芽一臉驚恐,拼命后退,“他們會打死我的!”

    楚仁良一個閃身,閃到了小菜芽的身邊,二話不說就拉起了她的小手:“小菜芽,大哥哥不會讓他們動你一根頭發的,你不會受傷害,大哥哥也不會被你毒死,相信大哥哥,好嗎?”

    “嗯!”小菜芽緊緊地握住楚仁良的手,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网赚是做什么的 快乐飞艇全天精准计划 四肖选一肖www949488 基金资产配置的主要方式有 娱乐棋牌官网 中国泳坛夺金体彩软件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福建快三遗漏号码 王中王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 哈灵浙江麻将安卓版 极速11选5规律 2020年最有潜力的股票 与豪利棋牌类似的棋牌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前三走势 原始股骗局一般多久 福建快三怎么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