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大千劫主 >

2052章 滅于枯寂 葬于永恒

    碧空如洗,萬里無云,陽光肆意灑下,空氣溫暖無比。

    清澈的湖泊,碧水蕩漾,遠處的綠竹在威風之中搖曳。

    遠處媚君、輕靈和藍月在嬉鬧著,卡蘿琳、溯雪和瑪姬在弄著甜點,韓秋坐在湖邊打坐修煉。

    芒剛入天衍,心情很開心,倒是沒有急著去閉關,而是幫忙擺盤,將一個個精美可口的菜品擺上長桌。

    鬼母蕭夤忍不住吃了一口,雙眼瞇起,還在贊嘆好吃。

    于是軒轅王妃、安娜、碧云仙子、碧水仙子等人也跑了過來,想要提前品嘗。

    火離兒連忙阻止她們,說再等等,很快就開飯了。

    今天又是聚會的一天,在陽光下,遠處豪邁的笑聲傳來,那是王頂天和天眼虎他們在拼酒。

    冰洛看著這一切,淚水不禁模糊了雙眼。

    這幾百年,她不見天地,不見日月,心中的孤寂和絕望實在難以表達。

    如今又看到這些美好,又得知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一時間實在控制不住情緒。

    “冰洛娘親,你終于肯出來啦,希兒想死你了。”

    辜希連忙跑了過來,直接撲進了她的懷里。

    冰洛嚇了一跳,連忙抱著她,卻是不禁破涕為笑。

    “好孩子,你已經圣雄巔峰了,真優秀。”

    她不禁摸著辜希的頭發,笑道:“你沒有辜負你父親的期望。”

    “切,我才不是為了滿足他期望才修煉的呢,我是為了自己。”

    辜希咯咯笑道:“冰洛娘親,你好厲害呀,我都這么強了,還是被你一眼看穿了,你已經是九五至尊了嗎?”

    冰洛緩緩搖頭,拉著她的手緩步朝桌子那邊走去,輕聲道:“我比較特殊,并不是生命,所以實力也不適合按照修煉境界來評判。”

    “反正我啊,知道自己身份之后,便開始接納太古洪荒之力,我的實力,是取決于本身的古老的,只是又受枯寂所限制,不敢亂用。”

    辜希道:“哇,聽不太懂,但還是覺得好厲害的樣子,不愧是冰洛娘親。”

    “聽輕靈娘親說,在枯寂世界的時候,冰洛娘親你可厲害了,是神魔大陸的領袖呢,那些什么阿修羅、伽羅樓之類的,完全不敢惹你呢。”

    “那是你輕靈娘親故意夸我的”

    兩人拉著手越走越遠,聲音漸漸小了起來。

    辜雀看著他們的背影,心中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溫暖,這或許就是團圓的幸福吧,自己的女兒,也這么大了,高高瘦瘦的,美貌堪比她的母親。

    這一家人啊,除了離惘還在悟佛之外,可算是都聚齊了。

    只是短暫的團聚之后,又會是很久很久的分別。

    不過,或許會有那么一天,不會再有分離。

    那是在找到大衍的奧秘之后。

    “夫君你別發呆了,快過來呀,就等你了。”

    軒轅輕靈在遠處喊道:“快點快點,我都餓死了。”

    媚君笑道:“你都什么境界了還會餓著呢。”

    “她那是饞的。”

    藍月捋了捋頭發,又不禁塞了個點心到嘴里。

    辜雀笑著走了過去,坐在首位,朝前一看。

    長長的桌子好幾十米,擺滿了各種美酒佳肴點心水果,最靠近自己的是輕靈這群女人,然后是希兒和各位岳父岳母,然后是尹老頭、碧水仙子還有殷子休這群老朋友。

    所有人都在,很熱鬧。

    他看著眾人,眾人也看著他,一時間都愣住了。

    辜雀笑道:“看個屁啊,快吃快喝,哪有什么廢話。”

    “哈哈哈哈哈!”

    眾人都笑了起來,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說著話。

    卡蘿琳道:“夫君,冰洛姐姐情況到底怎么樣,你想到什么辦法了?”

    “是啊,快說出來讓我們高興高興。”

    瑪姬笑著,舉起酒杯來,道:“我們一起喝一杯,慶祝冰洛姐姐絕境逢生,找到希望。”

    “好!喝酒!”

    辜雀笑道:“辦法很復雜,但是具備可操作性,總得來說還是比較樂觀的。”

    蕭夤嘆了口氣,道:“冰洛姐姐這些日子,我們是真的心疼,現在總算有希望了。”

    “所以到底是什么辦法呢?我好想知道哎。”

    軒轅輕靈不禁問道。

    辜雀知道躲不過這些妮子的好奇心,隨即道:“其實也簡單,冰洛對自己誤會了。”

    “嗯?”

    冰洛不禁看向辜雀。

    辜雀笑道:“其實你并非不是生命,我專程去永恒寰宇拜訪了四大萬道鴻蒙至尊,他們有著古老的生命和非凡的見識,更有著浩如煙海的知識智慧積累。”

    “他們肯定的告訴我,冰洛就是生命,只是生命形式過于獨特罷了。”

    眾人愣了片刻,軒轅輕靈才一下子跳了起來,大聲笑道:“哇!太好了!冰洛姐姐!”

    媚君道:“冰洛姐姐,我有時候還是看得出來,你挺在意這個事的,現在你該放開心了,你是生命,和我們一樣。”

    “是啊冰洛姐姐,你要開心啊。”

    藍月也不禁插了句嘴。

    冰洛笑著,對著眾人點頭,清淚卻慢慢流了出來。

    只有她自己知道,這句話對她有多么重要。

    生命,自己也是生命啊。

    她舉起杯來,輕聲道:“別看我哭了,怪不好意思的,喝酒吧。”

    “哈哈哈哈哈!”

    眾人又都大笑了起來。

    辜雀輕輕拉住冰洛的手,兩人對視一眼,一切都在心中。

    他看向眾人,繼續道:“得知了冰洛是生命之后,他們分析了冰洛的生命構成形式,得出了她是由軀殼產生靈識,由大道規則產生魂識,二者經過漫長的歲月融合,形成了完整的靈魂,也就是生命。”

    冰洛點頭道:“不錯,我是一片古老的大陸,這是我的軀殼,漫長的生命讓我誕生了靈識,但卻不是生命。”

    “而第三紀元之后,從道祖開始,至尊們一代又一代用規則大道滋養著我,又誕生了魂識。”

    “最后到了第八紀元,媧皇至尊離去之后,第九紀元,螺祖照料我的期間,我成為了生命。”

    “這個過程,夫君應該是見證了。”

    說到最后,她又朝辜雀看去。

    辜雀笑道:“不錯,我在輪回黃泉的時空通道中,找到了螺祖和那片花圃。”

    “螺祖便讓花圃化作生命,也就是冰洛的誕生,那時候,她還是個小丫頭呢。”

    耶梨眼中散發著光輝,輕輕道:“好想看看冰洛姐姐小時候是什么樣子。”

    “是呢,我也想看!”

    軒轅輕靈頓時來勁兒了。

    辜雀朝冰洛看去,只見冰洛緩緩點頭,臉上也帶著溫和的笑意。

    看來她的心情的確很高興。

    辜雀右手一揮,頓時將記憶中的畫面調了出來,明眸皓齒,亭亭玉立。

    “太好看了!”

    “哇!”

    “這就是天姬小時候?看起來牲畜無害的樣子,后來是怎么變成殺人狂魔的?”

    最后一句話出自顧南風的嘴,但眾人卻并不在意,反而都笑了起來。

    “罰酒罰酒!哈哈我自罰三杯!”

    顧南風也覺得自己的話有些不合時宜,頓時狂喝了起來。

    辜雀笑道:“我看你這小子分明就是想喝酒,找的借口罷了,你等著啊,看我等會讓喝翻你。”

    顧南風來了興趣,道:“你今天也要加入戰局?嘿,說好了不許用修為啊,身體也必須調整到凡人的水平,這是咱們的規矩。”

    “來就來!怕你不成!”

    辜雀說了一句,四周頓時起哄了起來。

    雙方紛紛站隊,表示要分組合玩什么淘汰賽。

    辜雀道:“我接著說冰洛的事兒啊,分析出她生命構成形式之后,我們就得出了結論,她靈魂之中,靈識受枯寂的侵蝕,但魂識卻不受枯寂侵蝕。只是因為這二者融合,不可分離,所以才導致她整個人都受枯寂侵蝕。”

    韓秋皺眉道:“所以既然二者融合不可分離,又如何拯救?”

    辜雀嘆聲道:“我還是暫時打算分離她的靈識和魂識,分開之后,她生命形式會短暫消失,靈識就會與枯寂世界同壽,而魂識則安然無恙。”

    “如何分離?”

    辜雀道:“大千寰宇的土地,無法脫離大千寰宇,天道會將她靈魂之中的靈識部分分離出來,魂識則暫時埋葬于永恒文明。”

    “然后等待著我參悟大衍之后,大千宇宙擺脫枯寂,她便可獲得重生。”

    聽完這些話,眾人卻都高興不起來。

    芒輕聲說道:“那意味著,冰洛姐姐還是會和我們分開。”

    “但是有了希望。”

    冰洛笑了起來,道:“有希望,比什么都好,短暫的分別沒有關系,只要還有重聚的時候。”

    “如若夫君無法參悟大衍,那我們都會死,也算是死在了一起。”

    她舉起酒杯來,輕笑道:“這是一個好消息,我認為值得高興。”

    辜雀道:“我也認為值得高興。”

    眾人這才好受了許多,紛紛笑了起來。

    一頓團圓飯,吃到了傍晚,辜雀才和冰洛回房。

    她喝得微醺,抱著辜雀的腰,吐氣如蘭道:“夫君,很快就要分別,好好愛我一晚。”

    “遵命!”

    辜雀大笑著,兩人貼在一起,滾到了床上。

    輕紗幔帳,鎖不住那嬌媚的呢喃,甚至最后的大叫。

    他們沒有言語,只是以肢體的熱情,瘋狂回應著對方。

    他們從未如此瘋狂過,以至于第二天醒來,辜雀看到了自己身上到處都是牙印和指痕。

    “討厭,現在還在疼。”

    冰洛看了自己胸口一眼,瞪了辜雀一眼,道:“都青了。”

    “我給你治好。”

    “不要,我要留著,我能感受到你的痕跡。”

    她穿好了衣服,道:“你等我一下,我得去跟妹妹們道別,還有長輩們,你的朋友們,還有希兒。”

    “好。”

    辜雀笑著,又躺了下去。

    過了足足好幾個時辰,冰洛才終于回來,兩人對視一眼,便直接朝天飛去。

    來到了寰宇的邊荒之處,辜雀輕聲道:“冰洛,你不難過嗎?”

    冰洛輕輕一笑,道:“離別總歸是難過的,但比起生命的希望來,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本以為,我真的無法再陪你走下去了,可是你給了我希望,你告訴我我是生命,并且有希望永遠陪你廝守下去。”

    “我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呢。”

    辜雀點了點頭,道:“但是你不怕我無法參悟大衍嗎?”

    冰洛笑著,看著辜雀的眼睛,緩緩搖頭。

    她溫柔道:“我這一生,無數次都選擇相信你,而你每一次都用事實告訴我,我沒有選錯。”

    “這一次,我也相信你。”

    “我期待著有一天,你會將我喚醒。”

    “醒來的那一刻,我會看到創傷過后,最美好的世界,最美好的時代。”

    辜雀抱著她,一字一句道:“一定會有那一天的,我親自喚你醒來。”

    “送我走吧,夫君。”

    “好。”

    辜雀說了一句,然后抬起頭來,一拳直接打碎了時空的壁壘,企圖掙脫大千寰宇。

    而天道之力瞬間涌來,到處都是九彩之光,恐怖的天衍大圓滿法則滿溢,瞬間將冰洛的身軀沖散。

    辜雀冷哼一聲,以強絕的鴻蒙大道護佑著冰洛,頂著天道之力朝外沖。

    他大聲道:“天道,你擋不住我的,哪怕你的力量再浩瀚,也擋不住如今的辜雀。”

    無盡的鴻蒙之道,宛如無數片汪洋席卷,他的力量強大到極致,他的規則大道完全與天道并駕齊驅,維持著這邊力量的均衡。

    他持續寰宇之外沖擊,但鐵定的規則卻誕生了,就是大千寰宇的土地,無法帶出大千宇宙。

    辜雀并不在意,他只是護佑著冰洛的靈魂,繼續朝外沖,任憑天道的力量,將冰洛的靈魂剝開。

    天道所能留下的,僅僅只是靈識,而魂識則被辜雀保護著,沖出了寰宇。

    那一刻,大衍加身,辜雀的心卻低落到極致。

    他以無上的力量護佑著殘破而微弱的魂識,低聲道:“從今以后,你的靈識滅于枯寂,魂識葬于永恒,前者承受無盡的侵蝕,后者陷入永恒的沉睡”

    “終有一天,我會將你喚醒。”

    “那時候,你會看到一個美好的世界,一個美好的時代。”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 蓝月亮免费四肖期期谁 上海福彩选四开奖结果走势图 个人股票融资 青海11选5青海11选五规则 股票涨跌即将涨停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 浙江6+1体彩开奖结果18125 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2018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 股票指数 点数 广西十一选五下注 广西体育彩票11选5走势图 体彩排列五预测免费版 山东群英会专家分析 双彩开奖走势图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