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

第3283章 曾經有一個人

    不管怎么說,湯光祖都只有六品仙尊而已,當七品仙尊的脈氣,毫無保留涌入他體內時,頓時讓得他難受之極。

    不過湯光祖也知道薛桃是在替自己驅毒,而且他更清楚自己這一次所中的劇毒,似乎比上一次還要強烈幾分,讓得薛桃都不得不出全力了。

    七品仙尊的強橫脈氣,在涌入湯光祖體內之后,便是盡數聚集在了他的右肩之處,倒也真讓那些冰寒劇毒微微一滯。

    “有效果!”

    感應到體內傳來的動靜,湯光祖心頭不由一喜,外間的薛桃同樣略感欣慰,同時暗暗感慨那黑衣小子在毒脈一道上的造詣。

    區區五品仙尊施展的劇毒,竟然讓他這個七品仙尊,都需要花費如此之大的力氣,單單是這一點,就足夠那小子吹噓一輩子了。

    “嗯?”

    然而就在湯光祖心頭一松,薛桃心中感慨的時候,他們二人的臉色忽然同時一變。

    尤其是身中寒毒的湯光祖,眼眸之中更是有著一抹絕望。

    因為就在這頃刻之間,那股從手臂之處涌上來的冰寒劇毒,赫然是一舉沖破了薛桃那股七品仙尊的脈氣,瘋狂涌入了湯光祖的軀干之內。

    僅僅數個呼吸的時間,在薛桃來不及再祭出脈氣的同時,無數的冰寒劇毒,直接肆虐過湯光祖的五臟六腑,連每一處經脈,每一處毛細血管都沒有放過。

    片刻之后,湯光祖忽然覺得先前的那種死亡威脅,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冰寒之氣簡直無處不在,侵蝕著他身體的每一個地方。

    咔!咔!咔!

    在外間所有人注視之下,湯光祖不僅是那條右臂被凍成的冰臂,連帶著其剩下的三肢,還有臉龐之上,都在攀爬起密密麻麻的冰花。

    “薛桃大……人,救……救……”

    這一次的冰寒劇毒肆虐得極快,當湯光祖口唇微張,要再一次求救的時候,最后那個“我”字都沒有發出,便是再無聲息。

    呼……

    嘩啦!

    一具人形冰雕從天空之上掉落而下,最終摔在了姜府大門口的石地之上,連帶著內里的那位六品仙尊,都摔成了一地碎冰。

    事實上早在冰寒劇毒全面爆發,將湯光祖整個身體都凍成冰雕的時候,他就已經生機消散,死得不能再死了。

    只是這樣被摔成一地碎冰的情形,讓眾人感受得更為直觀罷了,那個六品仙尊的南域惡人,簡直就是被卸成了無數塊啊。

    一位六品仙尊的強者,南域惡人榜上排名第四的惡人,就這么有些詭異地死在眾人的眼中。

    這一刻,整個姜府所在的周邊范圍內,都變得有些安靜。

    先前的眾人,都認為只要七品仙尊的薛桃一出手,湯光祖就能像之前那次一樣,從冰寒劇毒肆虐的痛苦之中解脫出來。

    可是現在的情況,薛桃的出手,似乎根本沒有半點的效果,反而是加速了湯光祖的死亡。

    沒看到那位第三惡人的臉色,都快要陰沉得滴出水來了嗎?

    “七品仙尊,也并非無所不能嘛!”

    云笑可沒有那么多的想法,他早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

    小龍的一念化萬毒,若是連一個六品仙尊都收拾不了,那才是怪事呢,因此他直接就嘲諷出聲了。

    既然收拾掉了六品仙尊的湯光祖,那云笑接下來的敵人,自然就變成了七品仙尊的薛桃,對上這位高品仙尊,他就不像是剛才那般輕松了。

    不過當云笑目光在身后的姜府隱晦瞥了一眼之后,心頭再生一計,暗道今天這個地方,倒像是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般。

    “不過是殺了一條狗而已,有什么值得驕傲的?”

    此刻的薛桃,終于是從湯光祖身死的愣神之中回過神來,見得他深吸了一口氣,口氣之中,似乎已經看不出太多的憤怒。

    聽得薛桃之言,外圍不少人都是撇了撇嘴,心道如果湯光祖這個六品仙尊都是狗的話,那他們這些最多只有四品仙尊的修者,豈不是連狗都不如?

    只是一想到薛桃那七品仙尊的修為,諸人又都釋然了,七品仙尊和六品仙尊,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那甚至可以說是有著大階的差距。

    離淵界之上,有多少驚才絕艷之輩,終生受困于六品仙尊頂峰不得突破。

    七品仙尊就像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山仰止,將無數天賦絕佳之輩,擋在了大門之外。

    而一旦突破到七品仙尊,那就是一朝風云化龍,從此步入了另外一方天地,也只有踏入七品仙尊,才有真正問鼎神皇境界的資格。

    別看剛才云笑如此詭異,又如此輕松地收拾掉了六品仙尊的湯光祖,但當眾人看到黑衣青年的對手,換成一個七品仙尊后,卻都不會抱太大的希望。

    哪怕這些啟木城的修者們,無比希望那個黑衣青年為南域除此大害,但他們終究是有著理智,知道這樣的事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

    “既然殺了狗,未免被報復,那只好連狗主人一起殺了!”

    就在眾人思緒紛雜的當口,從那個黑衣青年的口中,赫然是發出這樣的一句話來,其中蘊含的另類嘲諷,讓得諸人臉色都有些精彩。

    尤其是后頭那個“狗主人”,讓人實在分不清到底是指“狗的主人”,還是“主人是狗”?

    “小子,不得不說,你確實是我見過最有膽魄的人!”

    薛桃城府頗深,雖然心中憤怒已極,卻沒有表現在明面之上,但一些熟悉他的啟木城修者,盡都知道這位恐怕早已動了極致的殺心。

    這是啟木城這段時間以來,出現的最強者,一尊七品仙尊的含怒出手,絕對會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這話你之前就說過一次了,你應該從來沒有想過,會死在我的手里吧?”

    云笑盯著那個南域惡人,此言出口后,幾乎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極其古怪。

    一個五品仙尊的家伙,哪里來的底氣,敢對一尊七品仙尊說出這樣的話?

    “哈哈,薛某倒真想看看,你是如何殺我的?”

    薛桃怒極反笑,他可不認為一個五品仙尊的螻蟻小子,真會是自己的對手,哪怕對方剛剛才殺了六品仙尊的湯光祖。

    如果薛桃愿意的話,僅僅是一個念頭就能殺了湯光祖。

    雖然這其中有著后者早就被他控制的因素,但由此也能看出,七品仙尊收拾六品仙尊,簡直不要太輕松。

    這根本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檔次,薛桃收拾湯光祖,可不會像云笑那般精于算計,他就算用堂堂正正的脈氣碾壓,也根本不用第二招。

    這是薛桃突破到七品仙尊以來,第一次被一個五品仙尊的螻蟻當面挑釁,他打定主意,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黑衣小子,想要輕松就死都難。

    “曾經有一個人……”

    心中念頭一轉而過的薛桃,忽然說出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讓得所有人都是若有所思,心想這家伙到底想要表達什么?

    “他曾經說過和你有些相似的話,你猜他后來怎么樣了?”

    好在薛桃很快便自己給出了答案,雖然他話語頗為平淡,但聽在眾人的耳中,卻是感覺到一絲毛骨悚然,似乎接下來要聽到一個極其恐怖的故事。

    “在某一天,我去到他的家族,當著他的面,殺了他的父母妻兒,再將之揉為肉泥烤炸,一口一口喂到他口中,直到他全部吞咽下去為止,你說好不好玩?”

    接下來薛桃所說的這一番話,讓得不少低階修者,都是忍不住干嘔起來,因為那實在是太惡心,太駭人聽聞了。

    殺人不過頭點地,這將敵人的父母妻兒殺死,已經算是極其殘忍了,還將他們做成肉餅,一口一口喂人吃掉,那是多么難以想像的一件人間慘事?

    這些啟木城的人,一直都聽說南域惡人如何如何心狠手辣,但真正見過的并沒有多少,更不會每一件事都知之甚深。

    直到此時此刻,從薛桃口中親口說出這一件事后,他們才算是更加了解了這些南域惡人的心性,簡直不可用常理來評斷。

    “你的父母妻兒不在這里,但我會將你的雙手雙腳卸下來,再喂你一口一口吃掉,個中滋味,真是想想都覺得妙絕!”

    薛桃并沒有管那些旁觀修者的心情,見得他盯著對面天空上的黑衣青年,這一番平靜的話語,讓得不少人又是彎腰作嘔。

    這些普通修者可以想像到的人間慘事,跟這位南域惡人榜上排名第三的惡人比起來,簡直連大巫見小巫算不上。

    那真的是將折磨人心用到了極致,如果是一些普通的修者,聽到薛桃這兩番話,而且是作為當事人的話,恐怕心境都會有一個極大的波動。

    只可惜云笑兩世為人,所經歷的未必便比薛桃少多少,這番話對旁人作用極大,對他卻是猶如輕風拂面,連眼角都沒有牽動一絲。

    “故作鎮定!”

    這番風骨看在薛桃的眼中,他不由生出一絲怒意,最終將之歸結于對方裝腔作勢之上。

    他打定主意,要將剛才所說的那些,全都在這個黑衣小子身上用一遍。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河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结果 海南体彩4 1 pc蛋蛋贴吧 浙江6+1开奖软件 体彩福建31选7中几个 国内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广东十一选五合买骗局 湖南快乐十分彩 快乐8平台登录网址 11选5定一胆百分之98准 大盘a股走势图 青海快3电子走势图 排3走势图300期 太阳城娱乐官网 天津快乐十分计算方法 湖北十一选五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