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修真小說 > 九界軒轅決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君之歸去

    黃泉境。昏暗的視角,周遭仿佛如夕陽般,天是血紅的,這里,并沒有象征光明的太陽,亦沒有偽裝的明月,不給人以任何的心靈慰藉,或許黃泉之下黃泉路,就是這般光景,看不到進來的路,只能走向更深的黑暗。眼前便是一座黑色的,簡陋的石橋。它被凡間之人稱作——奈何橋。奈何橋下流淌的是如同水銀般耀眼精光的河水,據說哪個鬼魂不慎掉下去,便永世不得超生。

    奈何橋的兩端,各立一道人影,左為劍君,右為君上,他們曾攪動過一個時代,而他們所在的時代,亦隨他們的隕落而終結。現在,他們是以靈魂狀態出現在這里,過去的自己,與過去的過去的自己,輪回,一代輪回一代王。

    兩人皆無話,看向對方的眼神里,只有濃濃的敵意,哪怕他們本是一體。輪回,可以保留曾經的痕跡,但重生,只能有一個,這個世界上,沒有兩個一模一樣的生命,就算是天,也只能有一個天。

    劍君伸出右手,君上也是伸出右手,兩人的步調簡直同步到似鏡像中的自己,只不過,劍君的右手上,匯聚的是冰藍的火焰,是火焰,卻沒有火焰的溫度,君上的右手上,凝聚的,是一個光球,時而火紅似烈焰,時而蔚藍似汪洋,時而漆黑似墨,時而殘陽似血……

    他們的身體動了,同時傾斜,同時向前,沒有絢麗的架勢,似如凡人飛奔,但他們每跨一步,河水咆哮,蒼天悲鳴。

    一切,不過擦身而過。兩人皆行五步,保持著奔跑的姿勢,然后停下。

    “你敗了。”

    短暫的沉默,被君上打破。

    “混沌,果然是打破秩序的存在。”

    劍君苦笑一聲,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腹部,一個被打穿的大洞,如果他有肉身,怕是早已血肉橫飛了吧。可即使是靈魂,受了這樣的傷,與死去,也差不了多少。

    “你的劍道很強,但是,沒有劍根的你,與拔牙的老虎有何異?你的劍根,應該是被天道毀了吧!”君上閉上了眼睛,似乎對劍君的過去,有著些許同情。一代又一代,他們與天斗,依舊改變不了被毀滅的命運。

    “呵呵,憑天道,還滅不了我的劍根,真正的劍根,是永恒的,只不過,我把它賭在一個時代。”劍君說道,雖然受了致命的一擊,導致他的靈魂提前消散,身體開始變得透明,過不了半炷香的時間,他就會永遠散去,不入輪回。

    “放心吧,你所說的那個時代,我會親自見證。”君上微微一笑,周圍散發金芒,既然劍君即將消散,那這片虛構的空間,很快就會崩潰了。那他也該回到楚軒轅的意識中。

    突然,似孩童般的笑聲,詭異響起。

    “嘿嘿……若看不到結果,那賭局,又有什么意思。”

    “既然是賭,那就要看到結果呀,何況這還是豪賭,賭了千萬年的命運,如今結果將顯,何不待到那時。”

    “哎,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君上,難道你眼睜睜看裂天一就此消亡嗎?反正,我看不下去。”

    奈何橋頭,突然魔氣滋生,匯成一道人影,但很是模糊。魔氣繼續涌動,可就是無法凝聚成實體。

    “唉,天道那家伙下手也太狠了,如今我堂堂魔君,竟連樣貌都無法凝聚。”自稱魔君的人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停止了魔氣的躁動。然后將右手搭在裂天一的肩膀上,想要做些什么。

    不一會兒,他輕嘆了口氣,頭轉向了君上。

    “如今我魂魄殘缺,做不了什么,但我知道你能幫裂天一續魂。”

    “理由。”君上淡淡道。

    “他不是敵人,這點,你比我更清楚。”

    “還不夠。”君上回道。

    自稱魔君的人又說道:“九代姓楚名軒轅,軒轅二字,你比我更清楚,這不是偶然,每個人,都有出場的時機,亦有退場的結尾,你我的直覺都沒錯,名,乃大帝之相,屬于我們的時代已經過去,軒轅,才是真正的傾覆。”

    話畢,三人都不再出聲,沉默。

    “八百年,這是孤最大的讓步,孤之命,天奈何。”

    裂天一的身影,頓時停止了消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實,更讓他驚奇的是,他竟然感受到了體內血液的流動,就好像自己重新獲得了肉身一樣,那久違的感覺,讓其激動不已。

    但反觀君上,他一動不動,只是一個念想,卻可化腐朽為神奇。

    “修羅意志,果然,不能正常存在這世間。”魔君感慨不已,作為君上的第二世,他對君上的了解自然是最多的,雖然輪回,會抹去人生前的記憶,但這些記憶,卻不會憑空消失,只是以另一種形式封存。就好比一個鐵塊,你可以把它熔煉成鐵球,也可以熔煉成鐵棒,但有一點始終不變,那就是鐵。

    “八百年內,孤不會干涉楚軒轅的意識。八百年的自由,是他的機會。”

    “孤信命,非從命!”

    話畢,君上已化為一道金芒,沖破血紅的云端,打破黃泉境的壁壘,重新出現在楚軒轅的精神之海中,他環顧四周,最后認定了一個方向。

    “開!”

    君上的天靈蓋處,赫然撕裂開來,張開第三只眼。汪洋之上,本是一片虛無,卻因這只眼的張開,空中浮現出一個盤膝而坐,莫約四五歲的小孩,雙目緊閉,臉色煞白,在這個小孩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生機,更像是,更像是一具尸體。

    “孤信命,非從命,八百載,孤等你!”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唯一的一。”

    君上再看幾眼,那一動不動的小孩,隨著第三只眼緩緩閉合,那小孩也是消失了。望著空蕩蕩的精神之海,這位曾比天高的君者,決定做出選擇。

    “嘶啦!”

    突然,無數道漆黑的鎖鏈穿破空間,將君上拖入深淵。

    “孤信命,非從命!”

    不帶任何的情感,不知其的喜怒哀樂。

    余音不息,但君上,已是徹底消失!

    曾經的王,退場了。

    (未完待續……)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宁夏11选5专家推荐号 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广西快乐双彩走趋图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今天 赛车开奖软件 广西快3开奖结果 汇顶科技股票股吧 一分快三技巧图解 北京快3下载 手续费最便宜的期货公司 七乐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5玩法中奖规则 股票推荐3只黑马 山西11选5最大遗漏 基金配资申请 十一选五浙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