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歷史小說 > 縱橫圖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龍馭賓天

    劉衍不由分說,揮劍朝劉詢砍去。剎那鮮血橫飛,寶劍卡在劉詢的脖頸間,劉衍用盡全力才將寶劍抽出,鮮血隨之汩汩而出。

    當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之時,劉詢已經翻著白眼,抽搐著用雙手捂著血流如注的脖子,然后緩緩地倒在原地一動不動,再也沒有半絲氣息。

    漢帝的雙目淚眼婆娑,卻一直壓制著不讓眼淚掉下,不停抽動的面頰正如他此刻的心跳,漢帝平復了一下情緒,慢慢的臉上的表情變得僵硬,他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結局……

    宣政殿內沉默了一陣之后,被門外的侍衛打破。

    “報……”

    荀謀看到劉衍的示意之后,高聲應道:“說!”

    殿外的侍衛隔著門朗聲回稟,“叛軍已經全部殲滅,侯志貴也已自刎身亡。”

    劉衍的臉上再次浮現勝利的喜悅,邊把玩著手里的寶劍邊道:“皇爺爺,現在是時候下圣旨禪位了吧!”

    “你覺得你能強迫得了朕?”漢帝端坐著不為所動。

    劉衍對著劍獰笑,然后移步到張岑的身后,邊拿著劍在害怕不已的張岑肩膀上擦拭鮮血,邊道:“皇爺爺,您覺得我就沒辦法了嗎?”

    漢帝此刻終于緩緩站起身,強撐著將身板挺直,雙手別在身后,依然面不改色,信步下丹墀,走至張岑的跟前,邊低頭凝視張岑,邊將手伸向劉衍要劍。

    張岑見漢帝一心要除掉自己,趕緊跪著調轉過來,朝著劉衍連連磕頭,痛哭求饒,“太子殿下饒了奴才吧,看在奴才有功的份兒上,繞奴才一命……”

    劉衍知道漢帝的意思,看了看手里的劍,還是有些猶豫,畢竟如果沒有張岑幫忙封鎖消息,漢帝肯定早就做好了準備。

    漢帝見劉衍猶豫不決,于是抬頭注視著劉衍嘲笑道:“舍不得殺?記住,他今天可以幫你,明天還可以幫別人。”

    “不不……”張岑慌忙磕頭,“奴才一定告老還鄉,永不還朝,奴……”

    漢帝見劉衍又猶豫了,于是又笑道:“婦人之仁,難成大業!”

    劉衍回頭看了看荀謀,見他沒有表情,于是便將手里的寶劍遞給了漢帝。

    漢帝接過寶劍的那一剎,思緒萬千,心頭萬千往事忽然勾上眉頭,但那種感覺在臉上也只是浮現一剎,便立即凜然笑道:“張岑,朕待你如何?”

    張岑立即抱著漢帝的腿痛哭道:“陛下,這么多年,老奴一心侍奉,您就饒了奴才吧……”

    漢帝怒目圓睜,雙手緊握劍柄,劍身朝下,直插向張岑的后頸,鮮血應聲飛濺至漢帝慘白的臉上、金黃的龍袍上、烏黑的地磚上。漢帝扭曲的面龐,轉瞬又恢復平靜,接著伸腳用力一蹬,將劍拔出。嚇得劉衍倒退了一步,才緩過勁來。

    漢帝見狀,不禁一笑,“怕什么?朕才是階下囚。”

    劉衍不屑道:“皇爺爺,只有您馬上下一道詔令禪位,孫兒一定保您安度……”

    漢帝置若罔聞、毫不關心,從腰間抽出一條黃色的絲帕,邊擦拭臉上的鮮血,邊打斷道:“為君者,應能忍人之不能忍,痛人之不能痛。”擦完臉頰接著擦拭衣袍上的血,“這天下蒼生,若治理得個個是英雄好漢、圣人賢士,人人家給民足,衍兒啊,你來來說看這人是圣君還是昏君啊?”

    劉衍楞了片刻,轉頭和荀謀面面相覷,思忖之后答道:“當然是圣君,才能治教有方。”

    “錯!”漢帝突然抬頭斷喝,目光炯炯地看著劉衍,“若天下當真如此,那皇帝便是愚蠢昏君。”

    劉衍和荀謀再次面面相覷、無言以對。

    漢帝冷笑一聲,接著擦拭著寶劍上的血,“這也難怪,朕也是坐上這個位置之后才明白,如果人人都是英雄,個個都是賢士,那么民智開,民智開,則人心思亂;家家倉廩富足,那么民有余金,有余金,則必招兵囤械。彼時天下便會成為另外一個戰國。”接著繼續問,“衍兒,那你說說看何為‘國富民足'?”

    劉衍知道皇爺爺用意,于是信心十足道:“只有國富,再給百姓以小利,方可安國治邦,天下才能人心思定,不與君斗,也難與君斗。”

    漢帝沒有再說話,見手里的寶劍锃光瓦亮,便將絲帕隨手扔在地上,端詳寶劍許久之后,便再次陷入了沉默,忽然間明白了什么,但好像又沒有明白,他知道,作為一個帝王,就該神色不露,群臣莫辨,但此時的他,所有的情緒似乎都在臉上展露無遺。他的嘴角是笑還是哭?他的眼眸是喜還是悲?他的眉頭是皺起還是展開?似乎依然沒有答案,依然沒人能夠看透。只有劍身里的倒影,雖然有些模糊,但是感覺它仿佛把自己照的清清楚楚。漢帝萬千感慨,到生命的此刻,這把劍又回到了自己手里,可是這把劍卻再也不屬于自己,或許說一直都不屬于自己吧,會屬于劉衍嗎?也許是,也許永遠不是。漢帝握著手里沉重的寶劍,眼神里似乎透出萬千眷戀,但是嘴角看上去似乎又如此的不屑一顧,他緩緩地轉過身,步履艱難地走上丹墀,來到龍座前坐下,語重心長道:“守江山何其難啊!衍兒啊,像高筠、崔皓這些人,一定要用好,還有平遠伯安家,尤其是安世卿,亦堪當大任,現在邊疆戰事頻仍,只要一換新君,周邊許多國家絕對會虎視眈眈,南疆唐國,絕對會視機而動,東邊的吳越向來忍辱負重,彼時也會聯手南唐,荀謀可鎮守南疆。大蕃國虎狼之師,也必定奮起反擊,高筠對大蕃最是了解,可讓他前去退敵。北遼如若趁火打劫,安世卿亦有實力退敵。”漢帝嘆息一聲,“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聽皇爺爺一句,莫要讓這大好河山,從你手中沒了。”

    劉衍和荀謀再次面面相覷,沒有回答,心情也有些復雜。

    漢帝說罷,最后一次朝宮門外望去,嘴角微微上揚,拿起手里的寶劍,橫劍自刎。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股权基金配资 股票推荐 广东体彩快中彩开奖 10万做什么理财收益大 3d近十期开机号和 河北快三推荐号码今天 互联网金融产品有哪些缺点 涨停股票推荐 股票代码查询一览表股票行情中国所有股票代码 手机麻将辅助 京海配资 测试今天打麻将运气 上证指数(000001)新浪财经 赢牛网配资 2007上证指数 怎么下载中原河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