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近身王者 >

第三百二十章 可以取,但沒必要

    轟!

    一瞬,楚大書生,便被寒氣推起,撞到樹上,五臟六腑無不劇烈疼痛。

    “得寸進尺。”

    “你和他之間,差了十萬八千里。”朱雀冷冷道。

    “喂。”

    楚楓站起身,擦了擦嘴角:“死女人,還記得約定么?”

    約定?

    朱雀愣了數秒后,點點頭。

    三月內,入道。

    浮手,水面上,忽然凝結出一只雪狐。

    “我給了這只雪狐入道二層修為,你如果能把它打敗,我就”

    話沒說完,眼前白衣長拳忽至,打在白狐之上,

    轟——

    只是一瞬,那憑空召出的狐靈,便被擊碎。

    朱雀眼中,浮現出一絲震驚。

    明明這小子,沒突破入道啊?

    她眉頭微皺,又抬手,召出三只狐妖。

    她不是九御,

    御萬靈,也最多召出三只。

    彼時,三只狐妖身上氣勢節節攀升,

    “這三只御靈,有入道三層修為,你如果”

    砰!

    砰!

    砰!

    又是三拳轟出,眼看著白狐御靈化作漫天雪花,朱雀呆了許久。

    一雙美眸,終于正視楚楓:“你小子,在我面前藏拙??”

    “沒有啊。”

    看著楚楓無辜神情,朱雀眼神不斷變幻:“真沒入道?”

    “我也想啊。”楚楓如實回答。

    三只狐尾從背后伸出,朱雀眼角,也多了一絲淡淡紋路,看起來妖艷無比:“來,不利用禁制,全力打我。”

    “確定?”

    “讓你打你就打。”朱雀皺眉。

    轟——

    一拳猛地打在九尾上,泛起淡淡漣漪。

    楚楓卻是嘆氣。

    全力一拳半點波瀾都沒起,看來,這女人確實恐怖啊。

    誰想,朱雀眸中,震驚之色卻久久沒消散。

    這是怎么回事?

    這小子,明明沒入道,一拳,怎么打出了入道六,七層的感覺??

    霎時。

    三尾收回,朱雀忽然坐回石頭,看著夜空。

    萬籟俱寂。

    “楚楓,你知道么?”

    “劍臣他,也會琴。”

    楚楓哈哈一笑,豪邁道:“倒是想和前輩切磋切磋。”

    “別驕傲。”

    朱雀瞥了他一眼:“那張伏羲琴,他能取,只是當初沒取而已,他說要留給后人。”

    一代文圣。

    連祖琴內老祖,也對其贊不絕口。

    “唬誰呢。”楚楓撇嘴。

    還沒說完,察覺到身邊一絲冷意,連忙改口:“行行行,我知道,他可以取,但沒必要,行了吧?”

    感受到寒意臨近,楚楓連忙轉移話題:“然后呢,文圣前輩后來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那次從昆侖回來,他便一直有心事。”

    “以至于后來不辭而別,只留一封書,說要去尋找真相。”

    真相?

    朱雀無奈一笑:“自古帝王多薄情,我沒想到,連個書生,也能這么絕情。”

    “你們人類啊,說走就走。”

    楚楓沒回應。

    當女人真正傾訴時,你的評價往往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當個聽眾。

    時至午夜。

    朱雀終于起身,轉頭瞥了楚楓一眼:“別說出去。”

    楚楓咧嘴,搓了搓手,眼中有威脅之意。

    眼見女人抬手要打,他連忙大吼:“別,我不會說的。”

    白衣世子,終究沒忍住,吐出了那句話:“明天我婚禮,要不多留一晚?”

    “一晚?重要么?”

    回過神時,楚楓只看見,那道漸行漸遠的身影。

    還是走了啊。

    當晚。

    一曲悠揚琴聲,遍傳整個書簏山莊。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難得是歡聚,唯有別離多

    先是比武一鳴驚人。

    而后,又宣布成婚大禮。

    南盛。

    作為蘇州本土第一大鼎,千金結婚,自然能引起不小熱度。

    ‘楚魔頭終于結婚——我校女生終于不用被禍害了'類似,這種老梗標題,也被不少人刷上蘇大論壇。

    漢婚,以周禮為藍本,以典雅、尊貴、莊敬為氣韻。

    在楚楓要求下。

    除夕當日。

    龍虎山下,方圓十里,不時,便可見到一隊隊身著金絲袍巡視。

    而方圓一里內,更有紅瞳兒,九花等人。

    為確保萬無一失。

    連徐武,都安排了一小隊孤狼,暗中護衛,以防各種襲擊。

    沒多久。

    身著統一禮服的四方賓客,接踵而至。

    守江老臣林元緯到了,身后,跟著一位滿面傷疤的青年,那是楚楓在林家的兄長。

    “堂哥,請坐。”

    當楚楓喊出這稱呼,那位滿臉刀痕,身中三寸青龍毒,前不久才剛剛蘇醒的青年,愣了許久,豁達一笑,送出一枚玉牌:“這是禮物。”

    玉牌之上,僅刻一字。

    林。

    隱門皇族,林家!

    而后,

    徐老爺子,徐海,領著六子,孤狼等隊,也到了。

    刀神,張氏道門,帶著各自弟子,古琴大師龔青,以及,蘇州圣手葉蒼行,到了。

    “葉老,珍兒呢?”楚楓盯著那老頭,有些疑惑。

    “還惦記我孫女?”葉蒼行眼睛瞪得滾圓:“一邊兒去,我孫女兒早跟人跑了。”

    由于是婚禮,楚楓也沒詢問太多。

    不多時。

    又是兩人,前赴后至。

    帝都楚家,楚狂龍。

    鎮北群龍軍,顧河。

    這對將門師徒的出現,讓四周人驚了一驚。

    因為二人身上,明顯有著,與徐家父子,相同的氣勢!

    “裴秀呢?”楚楓又忍不住,嘟囔開口。

    惹得顧河翻了個白眼:“怎么,不歡迎我這好兄弟,就想著妹子?”

    楚楓捏了捏鼻子。

    不是他想問,今天婚禮,除了韓貝,女警姐姐外,許多認識的紅顏,都沒來

    終于,

    他眼睛稍稍一亮,迎向遠處。

    班父班母,帶上了班小雨。

    在之后,南州飯店老板,田宏才,帶著田倩,也抵達。

    “妹妹,快坐。”

    還是高中生的田倩,看到一席玄色長衫的楚楓,俏臉上微微熏紅。

    都說,女人婚禮時刻最美。

    其實,男生也一樣。

    結婚時的楚哥哥,真好看啊!

    “陶婆婆,陶老爺子,小然,幾位快坐。”有楚楓囑托,田宏才自然處處照顧兩位拘謹漁民,避免尷尬。

    同時,他也震撼。

    來的,無一不是各行各業,巔峰級別大人物!

    照平日里,定會上去攀談一番。

    要是,能和任何一人說上話,怕是也得更上一層樓。

    可這是小神仙的婚禮

    周漢之禮,莊重為主題,他自然只好坐著。

    只道這賓客陣容,怕是蘇州這么久以來,能辦出來的,最具牌面的婚禮了?

    楚楓微笑之余,瞥了眼幾處,空空如也的位置,微微一嘆。

    小護士,紅兒,裴秀,朱雀

    當楚楓,再次看向門口時,愣了愣。

    臉蛋如瓷,明眸皓齒,額頭上有著金色懸紋的小丫頭,出現在門口,一旁,還有人字輩師姐柳昔文。

    “師父哥哥,小明愿窮,沒什么好送你和姐姐,就送,送你愿望,祝你想什么來什么!”

    楚楓笑著,抱起她之際,

    眼角余光,忽然注意到一旁,那空懸的朱雀位置上,

    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截火紅色赤羽。

    楚楓忽然笑了。

    撫摸著小明愿的腦袋。

    佛明愿,佛明愿。

    那朱雀,原來,終究還是留了一晚?

    忽然,

    四周,一陣陣,悠揚婉轉的古琴聲,徐徐傳來。

    一曲《龍鳳呈祥》。

    雖說意外,卻不顯突兀。

    四周人紛紛一驚,望著外界。

    “那是伏羲仙門??”

    “聽說,只有內門弟子才修琴,難不成,連內門的仙子,都來祝賀了??”

    無數人驚嘆之際。

    遠遠地,一隊身著金色長袍的楚門弟子,神采飛揚,一個個恍若仙兵,

    有仙女獻琴。

    有仙兵為衛。

    有一席紅嬌,自遠處,緩緩而來!

    昨天補的一章,加上今天的三章都寫上了,唔,謝謝兩位大大打賞,今天的加更又得欠上了,等會兒熬夜更出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南方3d专家预测 pk10直播视频 29选7彩球从几到几 嘉盛配资 上海极速赛车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 黑龙江快乐十分网上购彩 黑龙江彩6十1开奖结果 亳州期货配资 陕西11选5分析预测 顺丰控股股票分析报告 大发pk10计划 庄牛网配资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新疆35选7历史开奖号码 炒股专用多屏电脑如何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