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全職國醫 >

第七百九十四章 任務失敗

    “小方啊,講的真不錯。”

    走出教室,羅元辰對方寒是贊不絕口。

    今天方寒雖然沒有講什么中醫治療和方劑方面的東西,可方寒講的這些東西卻很有用,而且很有意義。

    燕中醫大并不缺少專業的教授和講師,羅元辰之所以讓方寒來,就是覺得方寒是年輕人,應該知道現在年輕學生的一些困惑和問題。

    而方寒也不負眾望,講的很實在,能講的講了,不能講的也講了。

    特別是方寒最后的部分,說的簡直太好了,直接說到了羅元辰的心坎里去了。

    因為中醫的境遇,因為社會的大環境,現在不少人中醫人自己都動搖了決心,有些人一心求變,毫無原則。

    可這些人真的就是壞心思嗎?

    并不盡然,事實上不少人對中醫都是很喜愛的,因為愛所以才謀出路,可好心變壞事的事情太多了,明明是鐵桿中醫,卻要做中醫的掘墓人。

    還有所謂的中西醫結合。

    羅元辰自己其實也明白,可就是說不出來,也有些說不清,方寒剛才的解釋簡直不要太精妙。

    兩種不同的醫療體系,只能合作,是不可能融合的,中西醫結合只是一種模式,只是一種治療方面的模式,卻不是醫療體系的融合。

    羅元辰覺得方寒用公司舉例子還有些不合適,用國家更貼切一些,兩個國家可以合作干某件事,但是卻不可能誕生出來一個新的國家。

    中醫和西醫可以結合,揚長避短,在治療上互相彌補,卻不可能融合,融合的結果往往是中醫消失了。

    中醫藥和中醫被分離了,中醫藥融合了過去,中醫的治療理念被拋棄,離開了中醫的治療里面,中醫藥還能算作是中醫藥嗎?

    很多人都搞不明白這一點,反而進入了誤區。

    所謂的中西醫結合,說穿了就是你西醫要懂,中醫也要懂,中西醫結合學的是兩個醫療體系,而不是一個單一亦或者完整的體系。

    準確的說有些類似于西幻小說里面的魔武雙修,一個修的是武技,一個修的是魔法,一個修的是肉身,一個修的是精神。

    戰士肉身強大,近戰能力強,魔法師,精神強大,遠程攻擊厲害,魔武雙修正是兩者同修,互相彌補,說穿了就是既要練武技,又要修魔法,它修的并非是新的修煉體系。

    中西醫結合也是如此,成果可以相互配合,可體系卻是沒辦法融合在一起的。

    方寒剛才的一席話幾乎是說出了羅元辰的心聲。

    “是啊,小方剛才講的太好了。”

    周同輝同樣是滿口稱贊。

    “周老和羅老謬贊了,其實我講的還不夠好。”

    說著話方寒同時查看著系統后臺,兩個小時講課結束的時候方寒就聽到了系統的提示。

    “叮臨時任務,一課之師,任務失敗!”

    方寒查看著系統進度。

    臨時任務——一課之師,完成度77%(任務失敗)。

    果然是失敗了啊。

    這一次的任務表面上看和滬上那一次差不多,都是要求百分之八十的完成度,可事實上難度卻很高。

    第一,人多,今天的學生太多了,人越多就越復雜。

    第二,這一次系統要求的是真心崇拜。

    這兩個小時方寒幾乎是絞盡腦汁,甚至原本一個小時的課程足足講了兩個小時,完成度卻依舊沒有達到百分之八十。

    基本上在接近一個半小時的時候完成度就卡在了百分之七十六,后面的半個小時也只是增長了一個百分點。

    想要這些個天之驕子認可,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方寒今天講了整整兩個小時,從淺到深,一步一步的帶動節奏,很多學生都被方寒說的熱血沸騰,可依舊有一部分人根本不為所動。

    你講你的,我就當時看個熱鬧,別說真心崇拜了,崇拜點一個都沒貢獻的人也不是沒有。

    就這還是在助教卡牌的效果加持下,要是沒有助教卡牌,方寒估計能有百分之六十的完成度就不錯了。

    查看了一下后臺明細。

    雖然任務沒有完成,但是崇拜點的收獲還是很豐厚的,今天這兩個小時方寒足足增加了六百多萬點的崇拜點。

    “呵呵,看來小方自己還不滿意啊。”羅元辰呵呵笑道。

    “不滿意是好事情嘛,再接再厲,羅老不是說了嘛,以后你可以定期來講課。”

    “謝謝羅老。”

    對于羅元辰的這個要求方寒壓根就沒有拒絕的意思,甚至謙虛一下都沒有,有著系統在身,這種獲取崇拜點的機會方寒只會覺得少,不會覺得多。

    “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

    羅元辰緩緩的道:“正如你所說,你們這一代中醫人肩負著使命,雖然我不認為中醫會消失,可現在中醫人的水平和素質真的是讓人堪憂。”

    “羅老您也不要太過悲觀,能有一位方寒這么優秀的年輕人,就會有兩位,三位。”周同輝笑著打氣。

    “是啊,看到方寒,我就看到希望了。”羅元辰點著頭。

    說了會話,羅元辰和周同輝也都走了,他們雖然在燕中醫大有掛職,可和在燕京醫院一樣,沒事是很少來的,今天要不是安排方寒講課,羅元辰都不會來。

    “小方,今天你可是大出風頭啊。”

    看著羅元辰和周同輝走遠,冼奮這才笑呵呵的對方寒說道。

    羅元辰和周同輝在,冼奮還是有些壓力的,說話都穩重了不少,當然,方寒也是一樣。

    “你知道我現在什么感受嗎?”方寒問冼奮。

    “什么感受?”

    “渴。”

    方寒吐出一個字:“一點眼力勁都沒有,沒帶水嗎?”

    “我這成你的秘書了?”冼奮翻了個白眼,從背包里掏出一瓶水。

    “我只喜歡女秘書。”

    方寒扭開瓶蓋,仰頭猛灌,兩個小時,他是口干舌燥的。

    這一次的講課又不是開會,也沒人添茶倒水,之前方寒也沒注意,沒想到講了兩個小時,渴的受不了了,要不然方寒還打算再講一會兒,看看能不能把臨時任務完成了。

    百分之七十七啊,就差三個點

    “方老師”

    方寒和冼奮一邊開著玩笑,一邊向停車場走去,正走著就有幾個女孩子圍了上來,洪苗拽著羅斌超,羅斌超是滿臉的不情愿。

    “就叫我方寒吧,別叫什么方老師。”

    “方老師,我是洪苗。”

    洪苗拉著羅斌超擠到了跟前,很是客氣。

    “嗯,我記得你。”方寒點了點頭,洪苗他有印象,羅斌超也有印象。

    說著話方寒已經看到了羅斌超,笑著道:“學長是來要方子的嗎?”

    “我要你妹啊。”

    羅斌超那個郁悶,不過卻只能在心中吐槽,要不是洪苗拉著,他才不愿意來見方寒呢。

    今天這一天,羅斌超是真遭了罪了。

    上午的風頭沒出成,午飯也沒吃,足足餓了好幾個小時,這會兒都五點了都。

    等了一個多小時,講課講了兩個小時

    原本羅斌超還想著講課的時候他瞇一會兒,誰曾想方寒講的太好,他邊上的人都瘋了,壓根沒法睡,他的手都被洪苗摳破了

    “是啊方老師,我們就是來求方子的。”洪苗急忙道。

    說著話洪苗已經把自己的筆記本和筆遞給了方寒,今天聽課,不少人都是帶了筆記本的。

    方寒接過筆記本寫了一個方子,然后遞了回去,笑著道:“也就兩味藥,吃過晚飯就可以喝,晚上保證睡個好覺。”

    “謝謝方老師。”

    “客氣了,我都說了,已經下課了,就不用叫我方老師了,我叫方寒。”方寒笑著道。

    “方老師笑起來好帥啊。”

    “是,好燦爛的感覺呢。”

    “方老師,您再給我看看,我覺得我也不舒服”

    “方老師”

    其他幾個女孩子也急忙開始遞自己的筆記本,冼奮一看遠處還有人往這邊趕,急忙一拉方寒:“行了,撤。”

    不提方寒今天講課的氣氛,單說方寒的顏值冼奮就能猜到要是被圍住之后的下場。

    冼奮拉著方寒一路狂奔,到了停車上上了車,車子啟動,一溜煙出了校區。

    “下次再也不跟你來了,太可怕。”冼奮心有余悸。

    要是平常倒也罷了,無論是在醫院亦或者學校亦或者其他地方,方寒的回頭率雖然高,可也不至于出現太過瘋狂的場面。

    今天則不同,這兩個小時的課講下來,不少女同學都成了方寒的腦殘粉了

    車子開出燕中醫大,冼奮這才問方寒:“是回醫院還是回住處?”

    方寒看了看時間,已經五點多了,道:“就不去醫院了,找個地方吃個飯吧,我請客,算感謝冼大哥今天給我當司機。”

    “這個感情好。”

    冼奮笑呵呵的道:“是不是地方隨便選?”

    “嗯,隨便選。”方寒點著頭,笑著道:“不過先說好,咱不喝酒,我怕喝醉了你占我便宜。”

    “滾。”冼奮沒好氣的罵道:“你小子是不是真的性取向有問題,這是調戲哥哥上癮了是吧?”

    “我媽媽說了,男孩子出門在外要學會保護自己。”方寒道。

    “我去”

    冼奮張了張嘴,皮一下你很開心?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000014股票行情 互联网理财平台大全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10倍杠杆配资 股票行情 手机 趣富配资 如何开通创业板 股票涨跌怎么算收益 短期基金理财平台 p2p票据理财平台 理财平台爆雷后 股票指数期货合约价值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新闻 上海期货配资利息 星星武汉麻将 富鑫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