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扔書網!
當前位置:扔書網 > 都市小說 > 全職國醫 >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兩臺手術

    江中院急診科。

    除卻方浩洋之外,所有的專家醫生都匯聚在會診室,進行術前會診。

    今天的這一例患者是江中院迄今為止遇到的最為棘手的一例急診患者。

    不僅僅是江中院,就是對整個江州省乃至全國來說,今天的這一例患者都是相當棘手的。

    “患者是從上江市中心醫院轉來的產科患者,妊娠28周,心臟主動脈夾層動脈瘤”

    李文軍給眾人介紹著患者的情況。

    “心臟主動脈夾層動脈瘤本身就是高危病癥,發病迅速,死亡率相當高,患者同時又是妊娠孕婦,手術的風險更是呈幾何倍遞增,以咱們江中院的水平,是不可能完成這樣的手術的。”

    說著,李文軍看向方寒:“小方,你現在什么想法?”

    患者的情況非常復雜,動脈瘤隨時有可能破裂,夾層動脈瘤一旦破裂,從破裂到死亡,也就六十秒的時間。

    人體的主動脈壁分為內壁,彈力中間膜和外膜三層,動脈瘤夾層是主動脈腔內的血液從主動脈內膜撕裂或病變處進入主動脈中膜,使中膜分離,沿主動脈長軸方向擴展形成主動脈壁的真假兩腔分離狀態。

    這種情況下,主動脈壁就會變得相當的薄,往往一個劇烈的呼吸或者噴嚏,都有可能造成主動脈破裂。

    主動脈夾層在臨床上本就是不太多見的病癥,發病率每年為十萬分之一甚至二十萬分之一。

    發生在孕婦身上的概率更是非常非常低,可一旦發生,那就是非常嚴重的病癥。

    患者妊娠28周,龍鳳胎,已經接近臨盆,現在又發現心臟主動脈夾層,也就是說現在關系的是一尸三命。

    “以患者目前的情況,繼續轉院的風險非常高。”

    方寒道:“就醫療水平而言,咱們江州省是周邊幾個省份中醫療水準相對較高的,如果咱們江州省都拿不下這個病癥,那么患者最好的選擇就是轉院去滬上或者燕京,路上一旦夾層破裂,后果幾乎可以預料。”

    眾人都不吭聲。

    方寒說的是事實。

    患者從上江市轉院來江中院,這一路上就承擔了不小的風險,上江市距離江中還不算太遠,兩個小時的車程,可要是轉院去滬上或者燕京。

    以患者的狀態,是不能乘坐飛機的,高空的顛簸和失重很容易造成主動脈夾層破裂,一旦破裂,那就意味著死亡。

    轉院的風險非常高。

    按說江中院是沒有心臟外科的,患者的這種情況是不應該選擇江中院的,可上次索利斯和方寒的手術也有上江市中心醫院的醫生前來觀摩,這次患者前來江中院正是上江市市中心醫院的心臟外科主任建議的,更直白一點,是奔著方寒來的。

    可是正如李文軍所說,這么復雜的手術,江中院是拿不動的。

    “小方你的意思是咱們做?”李文軍問。

    “方醫生,我建議還是慎重一些。”

    副院長譚旺學出聲道:“這么復雜的手術,咱們醫院根本沒法做,就心外而言,也就小方你一個人,這種手術可不是一個人能拿下來的。”

    “是啊小方,還是慎重一些的好。”秦衛華也出聲勸阻。

    手術的風險太大了,后果也相當的嚴重,一尸三命,這要是出了岔子,江中院的負面影響事小,方寒本人的前途是大。

    以江中院目前的情況,把患者推出去并不過分,畢竟江中院并沒有心外領域,方寒雖然能做心臟手術,可依靠方寒一個人,這樣的手術是拿不下來的。

    既然拿不下來,那就讓患者轉院,哪怕是轉院去江州省醫院或者交大醫附院,也比在江中院要好。

    方寒道:“既然咱們江中院拿不下來,我建議馬上聯系其他幾家醫院,共同參與手術。”

    “共同參與手術?”譚旺學一愣。

    方寒點頭:“患者的情況復雜,不僅僅要做刨宮產手術,同時還要做心臟主動脈血管置換手術,風險非常大,這樣的手術對任何一家醫院來說都是風險相當高的手術,既然一家醫院拿不下來,我建議幾家醫院共同參與手術。”

    站在方寒的角度,他自然是不會輕易把患者推出去的。

    不是逞強,而是為患者負責。

    風險這么大的手術,不僅僅他們江中院拿不下來,就是省醫院和醫附院也根本拿不下來,即便是滬上醫院和燕京醫院也不敢說能拿得動。

    一尸三命。

    孕婦的安危不僅僅關系到孕婦自己,同時也關系到患兒。

    妊娠28周的患兒,出生風險率本來就高,存活率低,再加上孕婦的心臟主動脈夾層動脈瘤

    剛才醫院在做檢查和分析的時候,方寒已經細細的衡量了利弊。

    李文軍等人之所以覺得江中院拿不下這個手術,并不是對方寒的水平質疑,而是江中院目前來說并沒有心外領域相關團隊。

    除了方寒,其他醫生根本沒有參與過心臟手術,護士也幾乎沒有參與過,這么高風險的手術,除了方寒都是新手,這個手術怎么做?

    所以方寒建議請外援。

    “上次索利斯醫生在咱們醫院做的幾臺手術就是省醫院和醫附院的醫生團隊配合,這一次咱們也可以請省醫院和其他幾家醫院的醫生共同參與,我來主刀。”

    李文軍微微沉吟,看向譚旺學。

    這也是方寒今非昔比,不僅僅在江中院地位不一般,同時也做過肝臟手術和心臟手術,眾人都很清楚方寒的水平。

    現如今的方寒,雖然依舊年輕,可在江中院,在一些熟知方寒的圈子中,他的話其他人都是要重視的。

    這要是換了兩年前,方寒敢這么說,早就有人懟了。

    醫生的權威就是在一次次的治療中樹立起來的。

    精湛的外科水平,一例一例的疑難雜癥患者康復,已經讓方寒在江中院樹立起了絕對的權威。

    “好,我覺得小方的提議還是可行的,咱們作為醫生,也要對患者負責,小方的這個提議確實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這就去聯系其他幾家醫院。”

    “江主任,咱們產科這邊沒問題吧?”方寒又問向江月娥。

    這次的手術可以說是兩臺手術,剖腹產+心臟主動脈血管置換,先進行剖腹產手術,然后馬上進行心臟主動脈血管置換手術,兩個手術的速度都要快。

    也別是剖腹產手術,必須盡可能的節省時間,這對產科這邊的要求也是相當高的。

    “沒問題。”

    江月娥道:“咱們江中院婦產科并不是單純的中醫科室,同時有精英的外科治療小組。”

    “好,那就這么辦,產科這邊馬上去準備,等其他醫院的醫生就位,產科這邊就是第一棒,也是這次手術的第一關。”

    “方寒,剖腹產手術必須先做,就不能先做心臟手術?”產科的副主任卓海華問了一句。

    “當然不行!”

    方寒還沒說話,匡明卓就道:“心臟手術是要建立體外循環的,而且到時候還要采取物理降溫等等等手段,如果先做心臟手術,對患兒的危險非常大。”

    婦產科的醫生先去做術前準備,方寒和陳遠則走出了會診室。

    搶救室外面的走廊,患者家屬正在焦急的等待著。

    患者的父母,公公婆婆,丈夫,一大家子人,臉色憔悴,滿臉愁容。

    “醫生!”

    看到方寒和陳遠出院,患者家屬急忙一窩蜂一樣的湊了上來,患者的丈夫還不等方寒說話,就急忙道:“醫生,實在不行,我們保大人,保大人,求求您一定要救我媳婦,求求您了。”

    “您別著急!”

    陳遠急忙道:“現在不是談保大人還是保小孩的問題。”

    “醫生,您的意思是,兩個都能保得住?”

    患者家屬并不懂這個,他們只知道手術非常兇險,畢竟患者是從上江市轉院過來的,一些情況他們都知道。

    “胎兒已經28周了,這種情況下我們必須先進行剖腹產手術,然后才能做心臟手術,不是保大人還是保小孩那么簡單的。”

    陳遠給耐心的給患者家屬做著解釋。

    方寒沒吭聲,看著面前的這一家人。

    龍鳳胎,28周,原本對這一家人來說,他們應該是滿心喜悅的等待著新生命的到來,可誰能想到,孩子還沒出生,卻迎來這么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

    患者的主動脈夾層是由晚期妊娠造成的,這種概率相對來說是非常非常低的,可就是這么低概率的事件,卻發生在了患者的身上。

    剖腹產和動脈夾層,手術的風險幾乎是呈幾何倍提升的。

    方寒原本還打算給患者家屬說點什么,可是看著一家人期盼的眼神和擔憂的神情,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哪怕有系統在身,對這一臺手術方寒也是沒有太大把握的,如果在剖腹產過程中動脈破裂,系統的道具其實也是沒太大作用的。

    這一臺手術,醫生只是一方面,患者的意志力,運氣也是至關重要的。

    :說好的昨晚,結果沒寫出來,讓大家失望了,這個橋段我是反復斟酌,反復修改,爭取寫好,說句很實在的話,之所以更新慢,是為了保證質量,國醫字數不少了,我不想寫到后面寫崩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下载上海哈灵敲麻 体彩山东11选5走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2019年10月31日) 北京pk10高手赌法 长期 辽宁十一选五预测 快乐8平台是合法的吗 5分快3和值推算 深圳风采是什么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可靠吗 山东11选5任三技巧 股票计算器在线计算 黑龙江11选五一定牛 台湾快乐8开奖记录 重庆幸运农场一天开多 河南快三走势图三百期 买一千块股票亏了两千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